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荒岛开局怒甩扶弟魔女友 > 第二百二十四章:醉酒

第二百二十四章:醉酒

离开,可能就意味着从此以后各奔东西,再也不联系。

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建立的一切,就好像泡沫一样,随着离开两个字的到来,最终都会化为一场泡影,消失不见。

向东?向董!

很快,向东就又会变成以前那个一无是处的小职员,每天过着忙碌辛苦的工作,为生活而拼搏而挣扎。

很快,向东就会变成彻彻底底的一个人,像一片孤零零的树叶一样。

旋转着,漂泊者,短暂地落在了一片花的海洋里,就还以为是人生得到了改变。

等着花儿们都凋谢以后,他最终还是要回归大地的怀抱,变成一抹肥料,去滋养别人。

欢乐都是属于别人的,留给向东的,只有一声无奈的“呵呵”。

晚上,大家自主召集了篝火晚会,当篝火熊熊燃烧的时候,映照得着一片都是通明的。

大家忙着准备美食、美酒,忙着编好看的舞蹈。

很多人的脸上,都写着幸福和喜悦几个字。

就好像,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一样。

在海边沾了一个下午的向东终于在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才反了回来,他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载歌载舞的画面。

林听雪依然像个没事人一样,和大家融为了一体。

她也在忙碌着,也在准备着这一切,先前在她脸上出现过的绝望的神色,就好像突然间又消失不见了一样。

向东不确定她是真的放下了一切,还是将自己伪装的太好了,但他希望是前者。

他希望林听雪真的是放下了一切,开开心心地为自己而生活着。

因为,他根本不配备林听雪再担心再牵挂,他就是个混蛋。

像他这样的混蛋,根本不配得到林听雪的爱。

向东找了快空地坐下来,和林听雪距离远远的,然后,就这样看着大家载歌载舞的画面。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仰头,一口气全部喝下。

这酒是刚刚酿造出来的粮食酒,发酵的很厉害,口感很辛辣。

向东被呛了一下,那种感觉,真是要命的难受。

但这样一来,他反而在那短暂的被酒精麻痹的时候好像心情没那么难受了。

这就是借酒浇愁的滋味?

向东第一次体验!

还真是不好受啊!

想当初和宋薇闹掰的时候,向东都没这样过,为什么呢?因为有林听雪在,有林听雪鼓励向东,有她开导向东,所以向东根本没有多难受。

和司梦娜、高媚等等……

向东都没有这样难受过,唯有林听雪今天说的那番话,向东真切地体会到了一把什么叫做刀子扎进心里的感觉。

疼!

不自觉的,向东鼻子酸的厉害,眼眶也跟着湿润了起来。

他并不是想哭,因为他没那么矫情,可以想到林听雪下午说的那些话,向东就控制不住自己。

那种失去亲人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上一次让向东难受成这个样子的时候,还是爸妈出车祸的时候。

这么多年,向东一个人打拼一个人挣扎,慢慢的养成了更加坚韧的性子,他以为自己已经像一颗野草一样,丢在哪里都能生活了。

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他都经历过,也就没什么可害怕的了。

可是,林听雪却让他害怕了。

他以为自己没有软肋,却不知道,林听雪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他的软肋。

他当林听雪是亲人、是朋友、是超越喜欢和爱的人……

他依赖林听雪、习惯有林听雪在的日子,完完全全地把林听雪已经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一辈子都不离开的那种。

可是现在,林听雪被他弄丢了,他没亲人了,他又成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

向东低着头,悄悄地将眼角的泪水擦掉。

“喂,你坐这干嘛呢,来跟我们一起玩啊。”高媚突然跑了过来,拉车向东的衣服。

向东赶紧将眼泪擦干净,不让自己的情绪被人看出来。

但他的心情是真的不好,根本没心思玩。

他别开高媚的手,“你玩吧,我想一个人坐一会。”

“怎么了啊,心情不好啊?”

“没有,就是有点累,不想动。你们不用管我,自己玩去吧。”

高媚却是不听他的,硬是将向东拉了起来,“这么大喜的日子,没你怎么能行。赶紧的,来跟我们一起。”

不仅是高媚,其他几个女孩子,也都围拢了过来,拉着向东要他一起玩。

向东被人群簇拥着,她们在载歌载舞高声歌唱,向东就像个另类一样,在中间显得是那样的不合群。

别人越是热闹开心,向东这心里就越是难受。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