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9-争奴

天产郡外关也就是撑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便宣布告破。

本来还可以撑得更久一些,后面,那小个子黎鸠动手了。

他上了关,那真是虎入羊群,王者下到了青铜坑里,一阵屠杀,没有任何人能拦得住他了。

天产郡专门负责战斗的都尉不服气上去,被黎鸠拧断了脖子,郡守阿林过去和他过招,被黎鸠一刀斩断了手臂,剧痛让阿林昏迷过去,当地郡卿见情况不对,带着受伤的阿林,吩咐人一把火烧了关上床弩投石机,然后火速撤进了天产郡城中来。

阿林是没法主事了,回来之后就送到医疗院去了,郡卿临危受命,带着从关上一起撤退下来的三百余精锐守卫,配合着城内的四百人,困守孤城,同时,写信送往飞鹿手中求援。

黎鸠带着人杀进了天产郡中,他们好一通的发泄,想要杀人泄愤,为凿牙报仇。

可惜的是,打从姬贼在各地建立郡城开始,所有族人,过去那村镇形态的生活方式就已经发生了改变,大家全都住进了郡城里面。

黎鸠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就将郡城外的耕地全都给破坏了,屠杀了饲养圈中的猎物,顺带着,把这些猎物当成了口粮来食用。

城头上看到这一切的郡卿心疼不已,那些都是族人辛苦了好长时间才有的成果,这一下子给破坏成这个样子,败家,败家啊。

可吃了阿林贸然出击的亏,郡卿就是再心疼也不敢随便动手了,传令各处,严防敌人的进攻。

郡城不比边关,边关城墙也就是三四米高,可郡城至少都有六米,而且四下里还没有障碍物阻拦,黎鸠他们再想使用人梯战术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以至于,气的黎鸠在关下破口大骂。

都是经历过骂阵熏陶的老油子,就黎鸠那骂阵技术,实在是不咋地,根本就勾不起来郡卿的怒气,甚至这郡卿还想笑。

双方在郡城下面僵持,三天后,郡卿的消息送到了飞鹿手中。

一时间,飞鹿大惊,天产郡外围边关被破,那可是大事情,这要是敌人绕过天产郡去破坏安南州腹地的话,那损失将无可估量。

匆忙之下,飞鹿就点起精锐打算亲自动手。

可他还没等动,陆续又有两封告急信送了过来。

这两封信,分别来自黑水郡和泉木郡。

报告中称,两地同时受到了猛烈的攻击,外围防线一天内被破。

敌人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战斗力极强,战斗意志极高。

根本就挡不住他们。

飞鹿一时间冷静下来,他感觉的到,这伙敌人绝对不一般。

同时攻打三郡,这就是当初列山都不敢做的事情,那会列山可还是趁着义勇智绝两州空虚呢。

当即,飞鹿送信给高山和雁,写信给他们先去看一看泉木郡的情况,自己则带着人分别去支援天产黑水二郡。

才走到半路,飞鹿就瞧见了远方尘土翻飞,一支败军撤了回来。

飞鹿连忙接住,一看方才发现,败军首领是阿烟,自己的送到黑水郡的心腹。

看到阿烟的时候飞鹿还很吃惊,问阿烟怎么在这里,黑水郡情况怎么样了。

阿烟抬头欲哭无泪,瞧着飞鹿,张了张嘴巴,最后哇一声哭了出来:“全,全没,全没了。”

飞鹿心里一咯噔,抓着阿烟摇晃:“什么全没了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烟哽咽着,把黑水郡的情况和飞鹿说了。

结果却是,黑水郡算上原先那两三千的族人,搭配上飞鹿后续调过去补充黑水郡空虚的七千族人,一万人,惨遭屠戮,只剩下阿烟带着这不到百人撤退了回来。

飞鹿很是愤怒,一方面是气愤这伙不知名敌人的残忍,一方面,是气愤阿烟的撤退。

身为战斗族人,就应该死战不退,保护族人,怎么可以抛下族人自己逃命?

阿烟也是很委屈,他的确是死战来着,可是敌人分四面强攻,原本黑水郡的善后维修还没有轮到,防御力比其他郡城差了许多,不只是如此,像是床弩投石机这种重武器,也少的可怜,失去了重武器压制,根本就阻挡不了敌人的进攻。

Copyright@2020